優異獎(短文組):

《一代宗師》:肩負中華文化傳承重責的香港

作者:陳承軒

有人說過:「導演一生人只拍一部電影」。王家衛導演的最新作品《一代宗師》(2013),雖然電影的氛圍與以往的作品迥異,但電影所帶出的訊息則與舊作一脈相承,依然是帶有政治隱喻,並以香港的前途為命題的電影,例如《阿飛正傳》(1990)描寫香港作為殖民地身份的漂泊流離、《春光乍洩》(1997)探討港人應以甚麼態度面對回歸現實、《花樣年華》(2000)描寫港人對殖民地時代的眷戀。《一代宗師》則借功夫為題,為作為中華文化一部份的香港,對於中華文化的傳承應擔當的位置作出定位。

《一代宗師》講述詠春宗師葉問的一生,電影以功夫作為題材,甫開場已經為「功夫」一詞下定義,一個廣受大眾認同的定義,就是「一橫一豎」,意思即是「勝者為王」、「打得贏的就是好功夫」。經過葉問以寡敵眾仍能將敵人一一擊倒的精彩打鬥後,片名「一代宗師」四字隨即呈現於觀眾眼前,王家衛在電影開首展示一般人對功夫世界的看法:「能打的便是一代宗師」。只論功夫,葉問、宮寶森、宮二甚至一線天均稱得上是武林高手。但在王家衛的眼裡,要成為「一代宗師」不單是看功夫詣藝,還需要具備不一樣的條件。

傳承:「一代宗師」必須肩負的責任

名震大江南北的宗師宮寶森展示了作為「一代宗師」的風範及氣慨。背負著從無敗績的包袱,年老的宮寶森冒著不敗戰績被打破的險,亦決心與年輕的葉問比武。漠視個人名聲的宮寶森,目的只是想造時勢、造就新人出頭,讓新人能繼承他的位置以帶領武林。其師兄丁連山卻與宮寶森的想法背道而馳,他重視個人名聲、重視面子、害怕落敗,因而不願與年輕的葉問過手,不願展示宮家「六十四手」,間接令這絕活不能夠傳承下去。

宮寶森重視「傳承」的重要性,然而宮寶森的女兒宮二看重的卻是「恩仇」。宮二是電影中最具爭議性的角色。作為宮家的小姐,年少氣盛的她只重視輸贏,不如父親宮寶森般擁有大將的風度。宮二因為擔心宮家的不敗戰績給打破,而反對年老的父親與年輕的葉問比武,更斷言反對父親希望讓葉問這位新人「出頭」的想法。當父親落敗後,宮二亦不諱言指自己「不圖一世,只圖一時」,並決心隱瞞著父親,私下約戰葉問以報一戰之仇。同樣地,宮寶森被其徒弟馬三所殺,向女兒宮二留下的遺言是「不問恩仇」。宮二卻無視父親的遺言,更不管宮家武功會因師兄馬三的死而失傳,堅決要將馬三殺死以為父報仇。無論與葉問或是馬三的決戰,宮二均展示巾幗不讓鬚眉的本事,可謂武功蓋世。然而,宮二放不下勝負,放不下仇恨,殺死馬三任由宮家的一半武功失傳,更加終生不傳藝,最後連宮家絕活「六十四手」亦忘了。儘管宮二功夫了得,一生未曾輸給任何人,卻選擇了讓宮家武功失傳的路,輸給了自己。

「見自己、見天地、見眾生」是習武之人的三個階段,宮二坦然自己見不到眾生,走不完這條路,並托葉問代她「見眾生」,走畢習武之人的路。起初只為興趣才習武的葉問,見證了宮家武功的失傳後,決心將詠春發揚光大。葉問的想法宏大,在他眼中的餅不僅象徵宮寶森心中所想的武林,而是象徵全世界。五十年代,葉問決心離開佛山,扎根香港,目的是為了在更好的環境宣揚詠春武術。傳燈無數的葉問,徒弟還包括李小龍,最後經李小龍將詠春傳遍世界,令「功夫」一詞流行於全世界,實現其宏大的理想,成為真真正正的「一代宗師」。

香港肩負中華文化傳承的重責

中國武術是中華文化的一大代表,《一代宗師》中講及「武術的傳承」,亦象徵了「中華文化的傳承」。宮二、葉問和一線天分別由來自中、港、台的演員所飾演,三位武者能夠實現「武術的傳承」與否,正正反映三地對於「中華文化的傳承」所擔當的位置。

台灣演員張震所飾演的一線天,面對肯下跪拜師的流氓,亦肯有教無類,體現了「傳承」的精神。然而,一線天放棄開武館而開髮廊,放棄以武師的身份自居,就如放棄以中華文化繼承者的身份自居,亦反映台灣人不承認自己為中國人的立場。最後一線天亦浪費了一身好功夫,未能將象徵中華文化的武術發揚光大。被日軍追殺時與一線天相依的宮二,由內地演員章子怡所飾演,這個台灣與內地的「相依」亦頗具「國共合作」的意味。宮二的絕活「六十四手」以一個相當敏感的數字命名,她故步自封,過分看重「恩仇」,殺死了繼承宮家一半武功的馬三,最後將「六十四手」忘記得一乾二淨,令宮家武功失傳,未能將宮家武術傳承。親身見證過「六十四手」,而且對之念念不忘的,是香港演員梁朝偉所飾演的葉問。

葉問見證「六十四手」的失傳而感到萬分感嘆,最終受到事件的啟發,決心勿步宮家後塵,最終不止於將詠春北傳,更將其發揚至全世界。宮二走在香港街道時,亦慨嘆道「這不就是一個武林嗎?」。沒錯,百花齊放的香港,稱得上是一個自成一角的「武林」,是一個健全且獨立的「體制」,絕對能夠獨自肩負起繼承及發揚中華文化的責任,葉問在香港將詠春武術發揚光大,然後透過李小龍成功將「功夫」一詞發揚到全世界便是最好的證明。王家衛導演透過這部作品,以宣示香港能夠擔當中華文化傳承者的立場。

目光放在全世界的「香港電影」

論資金來源,《一代宗師》是一部中港「合拍片」。不少評論批評指作為「合拍片」的《一代宗師》,不應在香港電影金像獎奪得眾多項大獎。筆者卻認為,《一代宗師》由香港導演執導及策劃,同時更宣揚香港對於傳播中華文化的貢獻,是真正的「香港電影」。功夫是文化,電影亦是文化。作為葉問其中一位徒弟的李小龍,除了將功夫發揚光大外,更成功將香港電影文化引薦給全世界。王家衛導演在金像獎奪得「最佳影片」後的得獎感言中指出,「假如香港電影管用的話,何止北傳」,這宣言與電影中葉問所指「南拳何止北傳」的宏大理想相映成趣,背後的意思是指香港電影的目標不應止於北傳、止於北望神州,目光應放得更遠,就如葉問眼中的餅一樣,目標是宣揚至全世界,讓香港成為真正的「一代宗師」。


長文組
大獎
優異獎
(按作者筆劃序) 
短文組
大獎(從缺)
 
優異獎
(按作者筆劃序)